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子女
女儿和母亲同夫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!

吴倩听到这句话顿时哑口无言,目瞪口呆。

 彭川卫没有想到他居然能把吴倩弄上床,这个像清澈泉水一样甘甜的少女,竟然被他拥进了怀抱,使他非常荣幸。

此时的吴倩已经被彭川卫给吓住了,他竟然是她妈的情人,吴倩被彭川卫扒了精光,她像雪人一样晶莹,眩目。

彭川卫被这个美丽性感的少女的肉体所震惊,他见过那么多的女人还丛没有像吴倩这样香艳迷人的,看来宁吃鲜桃一口,不吃滥杏一筐还是对的。

吴倩简直就像个瓷娃娃横陈在他的面前,他并不急着进入她的身体,他认为到了口的肥肉是跑不了的,他要好好的品味,这个香艳的肉体。

吴倩浑身上下非常精致,没有一丝瑕疵,圆滚瓷实的乳房像一对美丽的莲花,在静静的绽放。两个鲜红的乳晕像两粒红枣熠熠生辉。迷人的曲线穿越腰枝向下身延伸,油黑明亮的体毛遮住仙人洞,非常打眼,悦目。

丰腴的大腿性感修长,雪白中透出蓝色的血管,彭川卫被这天生的尤物所迷惑,论年龄彭川卫都可以做她的叔叔或者大伯,彭川卫挺拔起来,他趴在吴倩的身上。用他的大腿分开了吴倩富有弹性的大腿,吴倩眼睛迷离,脸色潮红。彭川卫爱惜的望着她那迷人的脸颊,忘记了自己是在张绮梦家,而且他刚刚跟张绮梦做完爱,就跟她的女儿做,这要是被张绮梦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?

然而对于一对欲火燃烧的男女而言,这些并不算什么。彭川卫忘记了那个房间里的张绮梦,他被眼前这个更加年轻更香艳的身体所迷惑,其实吴倩也不是随便的女人,她也很高傲的,也不知道彭川卫施了啥魔力,使她这样对他俯首称臣。此刻吴倩的心已经被这位并不帅甚至有些丑陋的男人所迷惑了。她浑身瘫软的任彭川卫欣赏,居然没有羞耻感。这使她自己都很惊讶,她正感受到她的下身被打开,她想挣扎,因为她对这种从没有经受过的东西很恐怖。但是她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。她听说过男女做这事会怀孕的,她怕怀孕。

彭川卫将头埋进吴倩的丰硕的乳房里,他嗅到一股醉人的幽香。这是姑娘才有的气味,这种气味使他的欲望更加勐烈。

他没有耐心再去品味她的艳丽发身体,而是急着想进入她的身体,似乎只有进入才算真正的获得她的全部。

彭川卫不再犹豫,他用他的家伙在她那桃花源旁噌了噌,然后突然的进入了吴倩的身体,吴倩一声尖叫,使彭川卫停了下来,她这一声尖叫,使他想起了那跟他们毗邻的房间里的张绮梦。似乎提醒了他,在那个房间里还有一颗定时炸弹,随时都有引暴的危险,彭川卫怕吴倩的叫唤声惊动张绮梦,他用他的手捂着她鲜红的嘴巴,然而每当他动作起来,吴倩都会大惊小叫起来,并且时不时发出欢畅的呻吟。他就心神不定的捂着她的嘴巴,她却在他身下来回扭动着身体和嘴巴,似乎不喊出声音来不过瘾。

彭川卫在担惊受怕的情况下,给这个纯洁的少女开封了,鲜血粘满了他俩的全身。

彭川卫回到张绮梦的卧室时,张绮梦依然沉睡,这使彭川卫一颗漂浮的心塌实了下来,他将这身白肉搂进怀里,心安理德的睡了过去。

自从吴倩跟彭川卫发生了性关系,她对彭川卫就有了一种依附感,她经常给彭川卫发短信,希望跟他团聚。对读书失去了兴趣,而彭川卫对于她并不是认真的,想要冷谈她,因为姑娘的爱情 是火热的,他怕出事,爱情对于他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要求。他想竟快的摆脱这个已经不是处女的少女。

为了忘记吴倩,他疯狂的跟她妈张绮梦做爱,弄得张绮梦像个新婚的女人似的,脸上经常出现幸福的红润。煞是撩人。

张绮梦非常爱着彭川卫,这期间彭川卫又跟韩晨有些纠葛,被张绮梦发现了,她找到了韩晨。

“韩晨,我想找你谈谈,”

张绮梦在韩晨的办公室坐定后,说,“我知道你找我为了啥?”

韩晨并不示弱,白了她一眼,“是不是关于彭厂长的事?”

张绮梦没有想到韩晨这么直率。一时间她反而张口结舌起来。

“这事你不要找我谈,”

韩晨说,“彭川卫也不是你老公。他是大众情人,又不是你的专利,你还想霸占?”

张绮梦没有想到韩晨变得这么无耻和淫荡。她很窝火。郁郁寡欢的回到家。

吴倩在省城住校。平时不咋回来,只要彭川卫有空来,这套房子就是他们野战的场所。

那天吴倩提前没有给她打电话就突然回来,使她感到很蹊跷。而且她跟彭川卫在一起的时候女儿吴倩啥时候回来的她不知道,那天她跟彭川卫做完爱,就昏沉的睡了过去,那天不知道咋的了,反正她睡得很沉,女儿啥时候回来的,她根本就不知道,她是被下身膨胀的感憋醒的,她睁开惺忪的眼睛,发现自己赤身裸体的睡在彭川卫的怀里。她瞄了一眼彭川卫,彭川卫正在沉沉的睡着,她不想惊醒他,轻轻的把他的胳膊拿了下来,然后穿上睡衣走出卧室,当她来到大厅时楞住了,女儿的包和衣服散落在沙发上,女儿回来了,她啥时候回来的,她咋不知道。女儿会不会看到了她跟彭川卫的事?真是不巧她咋把彭川卫带回了家,她心虚的推开女儿房间的门。

吴倩浑身赤裸的躺在床上,身上盖着一条毛巾被。光洁的臂膀和大腿裸露出来,非常性感,吴倩听到门外有动静。以为彭川卫又过来了。热望的抬起头。却是母亲推门进来了。她失望的依偎在枕头上,“倩倩,你是啥时候回来的?”

张绮梦激动的挨着吴倩坐在床沿上,“回来咋不给妈来个电话?”

“回来有三个多小时了,看你挺忙的,就没打扰你,”

吴倩非常尖刻的说。

张绮梦心一沉。脸顿时绯红。说,“倩倩,你咋能这么说呢?对了,你吃饭了吗?马该你做饭去。”

“不用了。我没有胃口。”

吴倩冷漠的说。

“不吃饭那成。”

张绮梦忙去给吴倩张罗饭菜去了,由于韩晨老公李秋天对她看管的严。彭川卫跟她断决了来往。他不想再两眼乌清的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。再说他也不缺女人,就这样他跟张绮梦打得火热。虽然张绮梦年龄有点大,但她是成熟的女人,成熟的女人很懂风情。

彭川卫跟张绮梦打得火热很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吴倩,他们在张绮梦没在家时,偷过情,彭川卫对张绮梦需求是火热的,张绮梦把他对她的需求看做是爱情。因而她对彭川卫非常的信任,并且将她家的钥匙给了彭川卫一把,彭川卫有了钥匙,便想入非非,于是在张绮梦工作之时,给吴倩打电话,让她回来幽会。

每每吴倩接到他的电话都像小鸟一样的快乐,十万火急的从省城的学校往回赶。编种种理由给老师撒谎。

他们每次在一起都激情万种,死去活来。彭川卫这个老男人却让吴倩这个少女尝到了做爱的甜蜜滋味。

吴倩离不开彭川卫她三天两头的回家,也不咋在学校住了。

“倩倩,最近你咋不住校了?”

一天张绮梦望着在电脑前聊天的吴倩说。“你经常回来学校让吗?”

吴倩一边聊天一边说。“没事。同学们都经常回家。”

张绮梦凑了过来,“跟谁聊天呢?”

张绮梦看到吴倩网号上的帅哥人头像来回闪烁,并且伴随着吱吱声。“这么热闹?”

“妈,你去一边呆着去。”

吴倩白了张绮梦一眼。“一点素质都没有,咋在我身后看我上网,电脑也是隐私啊。你还是白领阶层呢,咋连这个也不懂?”

张绮梦被女儿咽得面红耳赤,说,“我是你妈。”

“是我妈就有特权了?”

吴倩一边熟练的打字一边说。“当妈的更应该尊重女儿的私生活。”

“你刚多大,就有私生活了?”

张绮梦瞠目结舌。

“我多大了。”

吴倩不屑的说。“我是女人我。”

张绮梦没有想到女儿一夜之间就长大了。竟然说自己是女人,张绮梦不去理睬她,便退回属于自己的领地。

吴倩心里其实很难受,她竟然跟母亲抢情人,感到非常惭愧。

这时传来了敲门时,张绮梦慌忙打开房们,却是彭川卫,这使她大喜过望同时又使她忧郁,因为女儿吴倩在家。

“你咋来了?”

张绮梦说。

“咋的不欢迎吗?”

彭川卫问。

“我女儿在家。”

张绮梦说。

“她在家怕啥的。”

彭川卫说。“她又不能吃了我。”

“妈,谁来了,你们进来说话,别唧唧喳喳的。”

吴倩一边上网一边说。

“你彭叔。”

张绮梦慌张的说。

“那个彭叔?”

吴倩仍然上着网。她连头都没抬彭川卫边换鞋边说。“这就是你闺女。伶牙俐齿的。”

张绮梦以为她女儿跟彭川卫不认识。他们始终没有撞上,即使那天女儿吴倩回来时,彭川卫正在,但他跟张绮梦在一个房间。张绮梦认为彭川卫不认识吴倩。

“这是我女儿吴倩,”

张绮梦给他们介绍着说。“这位是你的彭叔叔。”

“妈,你不用介绍,我们认识。”

吴倩回头一笑。非常迷人。

这使张绮大惊,她楞楞的问,“你们认识?”

吴倩这么冒失说话把彭川卫也吓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“他不是大名鼎鼎服装厂的彭厂长吗?我咋不认识?”

吴倩说。

彭川卫一颗颗漂浮的心落了下来。

张绮梦说,“这丫头,说话颠三倒四的。老彭。走进我房里说话。”

彭川卫跟在张绮梦的身后往她的房间里走,吴倩狠狠的剜了彭川卫一眼。彭川卫一惊。这一眼太有穿透力了,以至于彭川卫在张绮梦的床上,都认真不起来,弄得张绮,梦很烦躁。

“你今天是咋的了?”

张绮梦吻着他赤裸的胸膛。“以前你不是这样的,是不是你在家刚跟你老婆做完?”

彭川卫在张绮梦肥瘦的屁股上掐了一把,“这么美好的春色,我咋能去色别人。”

张绮梦夸张的尖叫。

吴倩在大厅里把电视的音量调到最大,搅的他俩都失去了兴趣。不欢而散。

最近张绮梦发现吴倩经常在家里,不去上学了。而且还胖了起来,她的腰身在不断的增粗。

“倩倩,最近你咋这么胖啊?”

张绮梦关心的问。“你是不是该减肥了。”

“减啥肥,”

吴倩说,“正常现象。”

“这咋正常呢?一个姑娘家,就这么胖,以后咋找婆家?”

张绮梦说。

“我怀孕了。”

吴倩很平静的说。

“什么?”

张绮梦大惊失色。

“我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我肚子里孕育着新的生命。”

吴倩慷慨陈词的说。

张绮梦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女儿。好像不认识她似的。

“所以我不上学了。”

女儿继续说。

“谁的?”

现在张绮梦最关心女儿肚里的孩子是谁的,好给女儿肚子里的孩子找个出处。

“你的情人的。”

吴倩不吭不卑的说。

“我情人?”

张绮梦没明白吴倩的话的含义。

“彭川卫的。”

吴倩说。“我们早就好上了。”

“你……你。”

张绮梦才弄明白,原来女儿跟了让她死去活来的彭川卫了。她顿时血往上涌,“你咋能这样,这样不把自己当回事。”

“那你呢?”

吴倩反问道。

“你还是个姑娘,你咋跟我比。”

张绮梦有点歇斯底里。

“姑娘咋的了。”

吴倩反驳道。

“啪,”

张绮梦打了吴倩一个响亮的耳光,五个手印在吴倩粉红的脸上凸现出来。

“给你打。”

吴倩双眼喷火的望着母亲。“你还管我,你也不是好东西。”

吴倩的话使张绮梦无地自容。

 张绮梦面对女儿的怀孕感到非常的尴尬与困惑。女儿咋这么的不在乎呢?对于姑娘这可是一件严重的事情?而且还恬不知耻,无所畏惧的告诉她。

张绮梦被女儿的怀孕弄得焦头乱额。她找到彭川卫,刚进了彭川卫的办公室就没好气的说。“你干的好事,居然把我女儿给搞怀孕的,你得对我有个说法,你说咋办吧?”

彭川卫正仰在沙发里抽烟,悠闲的吐着烟雾。张绮梦风风火火闯进来,使他有点意外,因为今天他并没有约她,彭川卫跟张绮梦有约在先,他们由于都是中产阶层,在交往中尽量保持慎重,双方没有提前预约的情况下,另一方不得冒失的找对方,即使有事也得提前用电话联系,得到对方的认可方可见面,今天张绮梦是咋的了,但很快彭川卫就明白了,她是前来问罪的。他不想跟她短兵相接。便佯装煳涂的说。“你女儿怀孕与我有啥关系?”

“你给我装啥煳涂?”

张绮梦白了他一眼,“你干的好事居然不承认。”

“这事你可不能瞎说。”

彭川卫很无赖的说。“这关系到你跟你女儿的名声。”

“我知道,这件事不到万不得已谁往外说啊。”

张绮梦羞愧的说。

彭川卫琢磨这件事她是咋知道的?莫非吴倩跟她说了?彭差卫否定了这件事。他忽然想起。吴倩怀孕了?这是真的吗?刚才张绮梦说的,如果真怀孕麻烦就大了。彭川卫陷入了沉思。

“你这个流氓,你这不让我无法做人吗你。”

张绮梦说。

彭川卫寻思着,既然她知道了,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。“那你说咋办吧?”

彭川卫的问话到把张绮梦问住了,是啊,即使吴倩被他弄怀孕了,她又能咋样?

彭川卫发现张绮梦犹豫,又说,“这样吧。以后吴倩所有开销都是我的,她毕业后还可以来我厂长工作。”

“谁稀罕你的破钱?”

张绮梦气愤的说,“你以为我是来讹你钱的,再说我又不缺钱,别以为啥事都能用钱来解决。”

“现在大学生找工作多不容易啊。”

彭川卫不理她继续说。“吴倩的工作我给解决了不是大事吗?”

张绮梦还想说啥,彭川卫凑倒她的身边“,再说就凭咱俩的关系,这点事还需要你来兴师问罪啊,肥水不流外人田啊”彭川卫将张绮梦揽腰抱起来。

“你放开我,流氓。”

张绮梦在他怀里挣扎,两条腿不定的瞪踏,她的一只高跟鞋散落在地上。

彭川卫不理睬她的挣扎,径直的把她抱进里屋,狠狠的把她摔在床上,张绮梦神情慌乱的在床上喘着粗气。

彭川卫贴了过来。“彭川卫,你别碰我。你个无赖。可耻。”

彭川卫嬉皮笑脸的说。“你不想我吗?”

他在她那肥硕的屁股上摸了一把。“你不想我,她想我。”

“你不是人。连我女儿你都不放过。”

张绮梦竭力反抗。“我还跟你。我就不是人了,你放开我。人渣。”

彭川卫望着这个在床上挣扎的女人,心想,这比那个顺从他的女人更有味,于是他强行的扒她的衣裙。张绮梦不停的扭着身子想摆脱他。彭川卫觉得女人越是这样就越有味。他像猫玩老鼠似的玩弄着她。

张绮梦被彭川卫强行的进入身体。她是拒绝的,但慢慢她的身体里就有了快感,忘记了他种种罪恶。便如鱼得水的在他身下扭动着,呻吟着。

张绮梦本来是向彭川卫来问罪的,没承想却被他弄上了床,而且她还很淫荡的在他身下满足的大唿小叫的,她感到自己在堕落。而且堕落的这么无耻。

张绮梦很郁闷的回到家。吴倩正在上网。

“倩倩。妈跟你商量一件事。”

张绮梦做在她身边,吴倩将电脑音响开得很大,房间里飘荡着《香水有毒》这首凄美的歌。

“倩倩,你能不能把音量放小一点。”

张绮梦说。

吴倩白了她一眼。“有事,你就说,你没看到我忙着呢。”

吴倩的话使她很伤心。现在女孩都咋的了。对父母这么没大没小。但张绮梦尽量压制自己的脾气。问,“你想咋办?”

“啥咋办?”

吴倩回首瞄了她一眼,一脸不屑的问。

“你肚子里的孩子?”

张绮梦问。

“生下来。”

吴倩平静的说,好像这件事不是她的事似的。

张绮梦吓出一身冷汗。忙说,“不行。”

“咋不行。”

吴倩依然边聊天边问,“我喜欢孩子,所以我想把他生下来。咋的了?”

“你还是个姑娘。”

张绮梦说。

“我还是啥姑娘了。”

吴倩莞尔一笑。“那有姑娘怀孕的?”

张绮梦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把这件事看到这么淡?好像不是发生在她身上的事似的,这使她非常悲伤。

“不行,你不能要这个孩子。”

张绮梦坚决的说。

“我自己的孩子,我想生就生,”

吴倩不屑的望了母亲一眼。“这个孩子我要定了。”

张绮梦看到女儿这么坚决,她又不好说啥,因为毕竟女大不如娘。还不能深管,她像双手捧着刺猬一样,不知如何是好。

吴倩终于把这个孩子生了下来。而且还是个男孩。这使张绮梦愁云密布。但她又无奈,还得在家伺候女儿的月子。

吴倩生孩子这件事不胫而走,人们在张绮梦的身后指指点点。使张绮梦神情十分凝重,彭川卫听说吴倩给他生了一个胖小子,他笑逐言开,非常开心。便买了颇多的补品来到张绮梦家,张绮梦望着这位昔日的情人,现在身份的转变,心剧烈的疼痛。他是自己的情人,还是自己的女婿?

“看你儿子长得多么可爱。”

吴倩对彭川卫说。

“是啊,”

彭川卫笑容满面。“孩子他妈就漂亮,孩子还能错?”

“就是。”

吴倩满足的笑了。“儿子长得像我,如果长得像你就惨了。”

他们的甜言蜜语像一粒粒子弹,把张绮梦的心穿透了,她默默的忍受着这个创伤。痛苦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张绮梦默默的在厨房给女儿煲着鸡汤。女儿房间里传来了欢声笑语,张绮梦的泪水在脸颊尽情的流淌。

“你得给儿子起个名字。”

女儿撒娇的说。

“那当然啊。”

彭川卫说。“我找人起,起个好名子。”

女儿张口闭闭口儿子儿子的。深深刺伤了张绮梦的心。她的心十分疼痛。

彭川卫来的更勤了。只要他一来,吴倩房间里就 充满欢声笑语,他们好像一家人似的在享受着天伦之乐。

而这个时候是张绮梦最难受的时候。也是她最尴尬的时候。颇多的酸楚藏在心里。

彭川卫就这样游离于这母女之间,现在他更多的是跟吴倩上床。把张绮梦晾在一边,使张绮梦从心理到身体非常的难受。

而且,他俩不顾张绮梦的感受。在做爱时大声尖叫,高声嬉戏。扰得张绮梦心神不宁。坐立不安。

张绮梦从次怨恨上了彭川卫,但她却很不起来他,有时候还想他,想他们在一起做爱时的甜蜜。

她经常在心里骂自己下贱,无耻。

而彭差卫似乎看出她对他的怨恨,有时也来色她一回,她表面拒绝,心理还的非常渴望的,因而她很矛盾。

彭川卫这个流氓很懂女人心,他往往在她对他排斥的时候能轻尔易举的让她就犯,过后她很后悔,可他要是又想要她,她却乖乖的投怀送抱。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是咋的了,常常被这种矛盾心理所迷惑。

吴倩终于进了彭川卫的厂子里,给他做秘书,他们过往更加密切起来。甚至天天双宿双飞,厂子里的人员都知道他们的蜚闻,张绮梦不再我彭川卫的厂子里去找他了,她受不了吐沫星子,彭川卫因为这些蜚闻,惊动了刘董事长。刘董事长一个电话将彭川卫叫到总公司。

彭川危战战兢兢的走进刘董事长的办公室。嗫嚅的说,“董事长你找我?”

刘董事长没有理他。依然拿着报纸心不在焉的看着。

彭川卫不敢再吱声,一动不动的站立着。

“知道为啥找你吗?”

刘董事长依然端着报纸,沉着脸问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彭川卫提心吊胆的说。

“他也太风流了。连母女都被你霸占了。”

刘董事长说。

彭川卫明白了,原来董事长找他是为了女人,这个好办。

“董事长,您别听人们胡言乱语。”

彭川卫满脸媚笑,“他们是怨恨我,因为干工作就得德罪人。德罪人他们背后就要说你坏话。”

“不管是真是假,你都要碧闭锋芒。”

刘董事长放下报纸。

“董事长,您是……”

彭川卫从刘董事长的语音里听出了火药味。

“我想先把你调到总公司。”

刘董事长说。“你当这些年厂长也累了,先休息休息。以后再安排你的工作。”

“董事长……”

“别说了。”

刘董事长一挥手,说。“就这么决定了。”

彭川卫感觉到了,他的乌纱帽没了,他一惊,惊出了浑身的冷汗。